把义乌货卖到美国的Wish是怎么创办的

2015-05-28 09:50:53

2013年,Wish成功转型跨境电商;2014年,Wish成为跨境电商平台的一匹黑马;2015年,Wish持续自我颠覆,在推出电子产品应用“Geek”和母婴应用“Mama”后,又推出美容类垂直应用“Cute”。在本篇中,我们将从Wish的创始团队、融资历程、发展事件、未来展望四个方面进行剖析。

中西合璧的室友组合

Wish的创始人分别是出生在欧洲的PeterSzulczewski和来自广州的Danny Zhang(张晟)。两人曾经是室友,一起求学于著名的加拿大滑铁卢大学。

大学毕业后Peter进入谷歌,任职于Machine Learning Group,研究机器自主学习算法。一年后,Peter成为技术带头人(Technical Lead),带领团队参与了Google Adwords/AdSense等经典产品。2009年11月,Peter离开谷歌。2011年,创办ContextLogic(Wish母公司)。Danny也是一位典型的技术男,在大学期间在Alcan实习过,任软件优化工程师。毕业之后,他去了雅虎,此后又工作于Lime Wire 和AT&T。这位来自中国的技术狂人,已经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拥有9项专利。此外,他对算法技术颇有研究,曾与人一起在专业期刊发表文章《 Algorithms for Detecting Cheaters in Threshold Schemes 》。在2011年,Danny离开AT&T,与Peter一起联合创立了Wish,目前担任Wish首席技术官。

连续的巨额融资

早在Wish成立前,Peter就凭借他的技术背景拿到17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投资人包括Pankaj Shah、CRV等22位个人及机构投资者。2012年5月,Wish拿到A轮800万美金的风投,投资人是著名的杨致远和Formation 8。实际上,这个时候Wish还不是一家电商企业,而是一家技术服务商。2013年,Wish转型跨境电商,同年11月,B轮融资启动,Formation 8、GGV Capital和杨致远合计投资1900万美元。此后,Wish发展迅猛,很快在2014年7月完成了C轮巨额融资。这笔融资高达5千万美元,投资者包括Founders Fund, Formation 8, GGV Capital, 君联资本,心元资本,杨致远, Jared Leto等顶级VC机构和个人。此时,Wish估值达4亿美元。

根据跨境电商研究中心获得的信息,Wish很可能已经完成了D轮5.45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30亿美元,俄罗斯知名投资机构DigitalSky Technologies可能参与其中。

此外,我们基于Wish在C轮的投资情况,发现其拥有豪华的董事会阵容。整个董事会除了创始人之外,还有来自Formation8 的Joe Lonsdale和GGV Capital的童士豪。其他的投资人则以观察员或顾问的身份参与到Wish的决策中。如下所示:

从技术服务商发展到跨境电商

2011年9月,Wish的母公司ContextLogic在美国硅谷注册成立。当时,ContextLogic专注于“信息关联(InformationRelevancy) ”领域,推出了Reach和Lift两款产品。ContextLogic希望通过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处理信息,从而提高广告与内容页的相关性。实际上,这项业务非常类似谷歌AdSense。只不过AdSense只应用于谷歌广告联盟领域,ContextLogic则希望将该技术应用到谷歌之外,例如Facebook的用户主页、Tweeter的微博内容等。

作为一家技术服务商,ContextLogic确实也能凭借领先的技术拿到风投,并且盈利。然而,这样的一个模式还不足以成就一家巨型公司。后来,ContextLogic推出Wish,模式类似图片社交。2013年3月,Wish加入商品交易系统,正式踏入电商领域。此后,Danny听从了一位华人朋友(也是一位跨境电商企业的创始人)的建议,将业务转型到跨境电商,并取得非常大的成功。2013年,转型不到一年的Wish,其平台交易额就达到1亿美元。

2014年,为了进一步拓展中国供应商资源,Wish在上海成立了办事处,并大举进行招商活动。

2015年,Wish进行“自我革命”,先是上线了科技电子产品类Geek App和母婴类Mama App,后又推出专门针对“女性经济”的化妆美容类商品的垂直应用Cute。Wish是一个全品类的电商平台,在大获成功后,已经出现了像Bellabuy这样的模仿者。这些模仿者与Wish一样,拥有“移动端、跨境电商、智能推荐”等标签,此外,他们还更专注,Bellabuy就专注于女性消费这块。因此,Wish推出这些垂直类App,一方面是对潜在竞争对手的防御,另一方面也是自我革命,用竞争对手可能狙击自己的方法来狙击自己,以获得持续成功。

还需完善平台与物流服务

在战略方面,Wish已经接二连三上线了Geek、Mama、Cute等垂直应用,定能有效防御像Bellabuy这样的新进入者。然而,我们认为,Wish未来需要尽快弥补业务层面的短板,完善对商家和消费者的服务。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平台规则的完善,二是跨境物流的布局。

Wish做电商,优势在于技术。然而,电商的运作还得落地到“商”这块。显然,作为卖家,相信不少朋友已经深刻体会到了Wish在卖家管理方面的诸多问题。实际上,对此我们应该理解,毕竟,阿里巴巴运作电商这么多年,依旧存在一些问题。此外,亚马逊在发展前期,也是问题不断。

对于年轻的Wish来说,需要尽快学习其他平台的成熟规则,基于自身平台的特点,将平台政策补充完善,使卖家、买家和Wish自己能够处于公平、高效的沟通状态。

例如,大部分情况下,Wish通过自己的客服处理售后问题,并对买家采取“宽松容忍”原则:只要消费者提出退款,基本都通过。在卖家群中,曾有卖家反映,某个国外消费者购买了某商品,向Wish反映要求退款,原因是“不知道如何操作使用所购买的商品”。Wish客服人员希望消费者能够退货至指定点,该消费者却声称没钱支付邮费,Wish最后进行了退款处理。这样,消费者白白得到了商品,商家财货两空,显然这种处理方式是非常不公平的。在阿里巴巴速卖通上,一般是商家和买家先进行沟通解决,如果无法解决,再由平台介入进行仲裁。显然,阿里巴巴的处理方式就更为公平,也更为高效。

Wish在过去两年的成功,具有爆破性,关键因素在于模式的优势:在移动化的浪潮下,踩了跨境电商的风口,并率先将智能推荐算法技术完全运用到电商中。如今,移动化、跨境电商、智能推荐算法都不新了,它既需要自我颠覆,又需要完善平台业务。Wish已经在路上了,我们期待它的持续成功。

扫一扫,分享给朋友吧


扫一扫二维码

在线生成,你只需提供


  • 表结构
  • 解决方案名称
  • 网站项目名称
  • 您的邮件地址

系统自动发源码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