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商的年轻人应该创业

2015-06-11 22:42:34

我认为所有人天生都有创造的欲望。我在我的孩子们身上看到了这种本能——当他们用乐高(Lego)玩具搭建起微型世界的时候。我们当中的某些人足够幸运,在成年后能够继续在工作、或业余爱好中发挥这种创造冲动。但遗憾地是,许多聪颖过人且志向远大的年轻人永远无法在职业中追寻创造之路。相反,他们会“与魔鬼签订契约”,从事法律、会计、银行业或管理咨询等待遇丰厚的职业。对所有那些高智商的职场新人,我建议他们读一读前企业律师Andrew Yang的新书:《聪明人应该去创造》(Smart People Should Build Things)。

Andrew Yang是非盈利组织“为美国创业”(Venture for America)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该组织的使命是让“天资聪颖的毕业生能够在一家初创企业摸爬滚打两年,从而成长为企业家”。他辩称,美国太多最优秀的年轻人被专业服务职业体面、稳定的高收入吸引,从而忽视了软件、生物技术、能源、制造和零售等令人兴奋的行业所能提供的广阔发展前景、以及创业的机会。这种人才的浪费意味着,新增就业岗位和创新活动减少、税基削弱。

这些精英群体出现更多的企业家,不仅能造福全社会,还有助于解决这样一个问题:许多进入社会地位较高的专业服务领域的精英,对真实的回报有着错误的理解。我的亲身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一点:我在20多岁时曾是一名股票经纪人。但我从未后悔过在几年后离开伦敦金融城、开始自主创业,自雇生涯风险更高、但带给了我更大的满足感。我同意小说家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写过的一句话:“我注意到,只有在无足轻重的小事上,理智行事才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在可能改变人生的大事上,你必须冒险。”

例如,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然而这一行已经有些人满为患,并且仍未从不景气中恢复。从中期来看,外包和自动化可能威胁法律从业者这一高薪职业的经济合理性。此外,律师们目前看起来普遍都不太开心——大量统计数据表明,他们特别容易抑郁、酗酒和自杀。

毕竟,谁会选择法律体系内的工作为职业呢?正如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荒凉山庄》(Bleak House)中形象地描述的那样,英国大法官法院(Court of Chancery)“就这样耗尽了人们的钱财和耐性,荡尽了人们的勇气和希望;它就这样使人心力交瘁,肝肠寸断。因此,在这法院的辩护士当中,那些仁人君子少不了要这样对人告诫——而且一直是这样告诫:“纵有天大的冤屈,还是忍受为上,千万不要到这里来!”。

当然,一些初创企业会失败,还有许多项目只能勉强维持。正如Andrew Yang所说的那样,“创造是很难的事情”。但做有意义的事情使人更高尚,并且可能也有利于经济。社会需要更多成功的新企业来挑战从银行业到电力的各个行业中的老牌企业,无论这家新企业是一家社会企业、一家从困境走出的企业,还是一家急需引入最优秀人力资本的现有小企业。聪明的毕业生会看到,技术正帮助营造公平的竞赛场:大型企业不再拥有压倒性优势。

就我所见,英国有越来越多的人逃离法律和金融等行业,转而去尝试酒店业等更“接地气”的行业。我在盖尔面包房(Gail’s Bakeries)的合伙人汤姆?莫尔纳(Tom Molnar),以前曾是麦肯锡(McKinsey)的咨询顾问。英国网上超市Ocado的创始人全都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过。这些榜样为那些正在考虑创业的人提供了极好的激励。对那些有勇气迈出这一步的人来说,从我如今担任董事长的StartUp Britain、到New Entrepreneurs Foundation,有许多组织可以提供建议、支持、指导和鼓励。从纽约到韩国,企业加速器和孵化器在世界各地也迅速涌现。但资本、社交中心以及廉价办公场所永远都稀缺。

企业为社会带来的好处不是零和的、而是加和的,因此如果更大比例的毕业生运用他们的创造力基因,选择那条更辛苦但也更吸引人的人生道路,全社会都会变得更加富裕,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在经济上。

注:本文作者是私人股本公司Risk Capital Partners董事长、独立智库The Centre for Entrepreneurs主席。

扫一扫,分享给朋友吧


扫一扫二维码

在线生成,你只需提供


  • 表结构
  • 解决方案名称
  • 网站项目名称
  • 您的邮件地址

系统自动发源码我想试试